我们常常听说这样有套路的故事: 在大城市生活,厌倦了朝九晚五的节奏,某一天机缘巧合来到海岛接触潜水,自此一发不可收拾,一路晋升为教练,潜水事业从此成为自己命中注定的选择……然而实际上是,一百个教练就有一百个故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江湖。

我们常常听说这样有套路的故事: 在大城市生活,厌倦了朝九晚五的节奏,某一天机缘巧合来到海岛接触潜水,自此一发不可收拾,一路晋升为教练,潜水事业从此成为自己命中注定的选择……然而实际上是,一百个教练就有一百个故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江湖。李刚、Zoe、Rick 是七月份从无限蓝IDC教练班毕业的三位新教练。从OW到潜水教练,从陆地人到海人——这样的蜕变是如何一步一步完成的?也许看完之后,对你会有启发。

“我爸不叫李刚,我叫李钢。”

教练:李钢

来到无限蓝学习DM的第一天,我见到Brett,他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爸爸是李刚。”

之前在网络上对这个说这一口流利台普的新西兰人略有耳闻,他的这句开场白,让我直接献上了一对膝盖。

而无限蓝“果然名不虚传”的,不光只是Brett流利中文而已。

我在决定来薄荷之前做过非常多的调研 —— 搜索了很多人写的游记,和结识的潜友打听,“无限蓝”这个关键词高频地出现。加了客服给的微信,骚扰了很多次,对方总是有问有答,过了很久我才知道,手机那边回答问题的,原来就是老板娘 Jaki 本尊。 这打消了我的全部顾虑,踏上了我的DM-IDC之旅。

ligang1
我之前是做销售经理的,工作压力非常大,身上有种种被社会和自己贴上的标签,沉重不可言说。潜水像是打开了一座通往另外一种世界的大门,不单单是看到那些让我钟爱的海洋生物——温柔的鲸鲨,呆萌的小丑鱼以及憨厚的海龟…… ,更重要的是,看到这个世界上存在一种完全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和生活态度。

生活的重心,从在公司上班时候的增加销售额、取悦客户,很自然地转换成了了解储备更丰富的海洋知识,和潜水前辈切磋技术心得。内心非常满足。

那种快乐,遮挡不住。

ligang2

我则在菲律宾特有的阳光暴晒、海水的浸泡下,被“洗”成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 皮肤黝黑而健壮。DMT对体能的要求非常高—— 我从前是想不到,自己可以在大海里做到踩水15分钟的,体能测试的结果是,经过几个月海岛生活的洗礼,我和我的同学,都以满分通过。

有人问起我,是否会就此永远以潜水教练为生。我并不想给出一个斩钉截铁的答案—— 但是最近的一次课程试讲,带给我巨大的满足感和成就感,这是很久以来没有体验过的了。

DM毕业的那一天,在Balicasag偶遇了鲸鲨,我把这个当做一个祝福、一个祥兆。

ligang3

是不是要教课为生我不知道,但是这一生,我是离不开海洋和潜水的了。


不要让恐惧阻挡自己追梦的脚步

Zoe

2012年我来薄荷玩耍,本来就是报了个DSD , 体验一下潜水就好, 按照原计划,接下来我想去巧克力山游玩、看眼睛猴、去蜜蜂农场。总之,潜水至多占据1日的时间。

结果一次体验过后,我就像坐上了一辆停不下来的,疾驰的跑车,那种爆棚的幸福感,让我立即决定放弃之前的全部陆游计划 —— 此后的六天,我都沉浸在OW和之后AOW的学习中,有海就足够了。

乃至于至今为止,我都没有去过巧克力山。
然后我回到城市,继续之前的生活。但是心中有一颗种子已经被埋下,我自己知道,它一直在蠢蠢欲动,发芽,遇水疯长。 我想要晋升到专业级的潜水员,学习救援,晋升DMT,然后考取教练执照。 这个计划,一晃经年,才真正转化成行动 —— 2015年11月,我终于预定了课程、购买了机票,回到水暖浪静的薄荷,做一枚待机时间超长的DMT。

zoe1
你很难跟没有潜水过的人形容那种震慑力……无论是多少次地潜过同一个地方,都永远不会有百分之百一样的潜水体验 —— 全世界只剩下自己的呼吸声,和迎面而来的、与陆地完全迥异的奇异空间。 我有一点近视,觉得能看清的每一条鱼都可爱,但是仍然对海鳗海蛇,还有有点凶巴巴的扳机鱼心怀忌惮。

zoe2
你体会过那种被沙丁鱼风暴团团围住,几乎要忘记呼吸的震撼感吗?那是现实版的3D电影在面前大规模铺展开来的感觉。回到陆地后,我屡次做梦都会再梦到这样的情景 ——这是伸手可及的科幻世界。

我始终觉得,也许是经历了几次轮回,才换来了人生中的这一次旅程。上天让我们来此一生,就是为了见证种种神迹。很多人都觉得潜水是高风险的运动,潜水教练也是高风险的职业。—— 但是如果让恐惧阻挡自己追梦的脚步,这是一种遗憾,也是一种对天意的辜负。

zoe3
不妨大胆一些,大胆去爱一个人,大胆去攀一座山,大胆去投入大海的怀抱,圆一个梦。


小石子,可以激起层层涟漪

教练:Rick
教练:Rick

在成为潜水教练之前,我在北京工作生活了十三年,从事IDC(智能数据中心)工程设计和建设,一线城市的工作压力和时间不能自己。加之雾霾污染,2014年4月,我终于决定返回家乡广东肇庆。

回乡后投资智能水雾培蔬菜项目,但是这次创业项目,以失败告终。

当然我受到了打击。

所有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 —— 我心情不好,于是朋友拉着我去菲律宾散心。

我报了个体验潜水 —— 后面你可以预料得到吧,让人眼花缭乱的海洋生物立即让我忘了所有烦恼。大自然带来这样的恩赐,我与它如此接近,谁顾得上烦恼? 体验潜水之后,我立即报名了OW和AOW。

rick1

我深爱上了大海。

被潜水治愈后,我受朋友之邀,前往澳洲投资项目,在繁忙的工作之中,那片深蓝始终萦绕在心,难以忘怀。潜水的场景就像蒙太奇,在每一个会议、每一个报告、每一个加班发呆的间隙冒出来,有时候想到潜水,就像失魂落魄的吸食了毒品的人一样—— 这是明显的潜水中毒症状,中了“蓝色鸦片”的毒,并且不想戒掉它。

我忙里偷闲,自驾去了大堡礁,在海上漂泊了4天4晚,这一次上岸,发现自己,已经完全离不开海洋了。

rick2

在澳洲呆了三个月,这三个月的潜水活动中,我发现自己非常享受帮助同伴提高他们的潜水技术。慢慢的一个想法自然而然浮出水面: 我为什么不继续提高自己的水平,成为专业级别的潜水员,这样可以更直接地有帮助潜水员的提高潜水知识和技术水平、让更多对大海一无所知的人,成为潜水员的一份子?

我几乎一瞬间就做了决定。开始着手搜索寻找进阶专业课程的目的地,多方对比,选定了无限蓝,预订了2个月时间的DM无限课程(在后面的IDC课程中得以证明,这无比正确的决定)。

rick3
在跟课的过程中看着教练们详尽高效的理论课,自己从中也获益不少,恶补了不少知识。到学生下海的时候,在陆地需要帮学生搬气瓶、检查着装,忙前忙后,乐不可支。同时锻炼了身体,自己以前虚胖的身体逐渐变得结实健康。这是学习潜水长课程带来的副产品。

“无限蓝”保护海洋的理念渗入各个方面—— 除了教练反复的强调,也会有非常实在的保育行动—— 无限蓝是著名海洋保护组织“Sea Shepherd”的partner,有海龟保育、种植珊瑚等环保课程和行动 —— 这深深影响和改变了我。如果说我以前是因为喜欢大海而潜水,现在“无限蓝”给了我另一个缘由:为了爱护大海而潜水,喜欢大海就需要爱她,捍卫和保护她!

“我要成为教练!” 这个目标越加明确了 —— 我要尽一份力,把这个理念传授给更多喜欢大海而来学潜水的人。

那先从家里人开始吧。12岁的女儿也在最近学会了OW,成为一位合格的潜水员,我带她参加了“无限蓝”举办的珊瑚保育种植课程 ( 在之前从来不知道珊瑚原来是可以种植的!。)我一定要成为会种珊瑚的教练,教会更多潜水员种植珊瑚,让大海保持更好的生态。

rick4
2016年3月,我的潜水长课程顺利结束,回到澳洲继续工作,3个月之后,我再度返回无限蓝,参加IDC教练课程。 经过将近15天高强度的多伦模拟理论考试,平静水域试教,开放水域试教,技巧循环训练,让我再次觉得选择2个月期的DM课程真是非常正确的选择,有充裕的时间另自己把基本功学得非常扎实,能轻松应对模拟考试。

7月份,我的教练考试顺利通过了!从此我就是合格的潜水教练了,从此我可以开始给学生授课,把爱护海洋的理念更广泛的传播出去。我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学习潜水和潜水教练的初衷—— 喜欢大海,就要爱护她!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作为教练,可以改变很多人,纵身跳入这抹深蓝,犹如一只小小石子,可以激起层层涟漪,也许终有一天,地球和海洋,可以因此得到救赎。

idcgrads1607

看了以上三个教练故事,你是否也蠢蠢欲动?来,马上详细了解我们教练培训课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