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大型海洋哺乳动物研究项目(简称LAMAVE)通过在奥斯陆对鲸鲨喂养行为的跟踪,总结出报告,以下就是这份报告的主要内容。而这也是我们极力反对奥斯陆鲸鲨游的五个原因。

在菲律宾,有两个地方宣称可以近距离观赏鲸鲨——董索(Donsol)和奥斯陆(Oslob)。对鲸鲨来说,这两个地方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董索由于特殊的环境因素,对鲸鲨繁衍有着重要意义;而奥斯陆则是在通过人为的方式改变鲸鲨生活规律,他们的行为正在对这种海洋最大的鱼类造成严重不可估量的伤害。奥斯陆是菲律宾宿务岛南端的小镇,包含21个村庄,包括喂养鲸鲨的滩阿弯村。除了从宿务出发,游客也可以从杜马盖地和薄荷岛前往奥斯陆,所以很多人不知道其实这些地方推销的鲸鲨观赏也都是到一个目的地。

1. 接触和互动

鲸鲨在菲律宾受到9147法案的保护,此法案旨在保护菲律宾的野生动植物资源和栖息地,禁止一切不善待他们的行为。许多人不遵守与鲸鲨互动的规定。在参与观赏鲸鲨的活动中,参与者不遵守法律却没有受到惩罚。

LAMAVE已经对在Oslob 的鲸鲨互动活动进行监视长达3849分钟。每次调查会持续20多分钟或直到鲸鲨游离人们的视线。在研究过程中,他们记录到1823次对鲸鲨“主动接触”。这相当于每小时29接触。

89%的与鲸鲨接触的情况发生在一个喂食者身上。他会触摸鲸鲨的嘴或把脚放在鲸鲨的和船之间。这通常是在防止鲸鲨与船体发生碰撞,在推鲸鲨的同时把食物倒进它的嘴里。

据观察,喂食者有时会用器具驱赶鲸鲨,试图防止鲸鲨索要食物,因为他们想把喂食留到下一批游客到来或者留到第二天。

2. 行为改变而受伤

奥斯陆的喂食正在让鲸鲨学习船和人类意味着有食物。据观察,奥斯陆的鲸鲨在有船支出现的时候会选择靠近船只而非避开。

这种行为上的改变可能会对鲸鲨种群造成必然风险,因为鲸鲨是巡游生物,他们在非保护区巡游时,可能会错误的接近渔船而遭遇不测。

那么鲸鲨与人类或船只的接触和交流为什么不好?

因为鲨鱼一般不常暴露在人类普遍携带的细菌环境下,接触过多会导致他们非常容易感染。

由于跟喂食的渔船之间的接触造成了过度的摩擦,这使得鲸鲨身上伤痕累累。嘴巴附近的皮肤不断的破损造成感染,这些伤口感染主要呈现为白色海绵般的粘稠状,也有一些出现发炎红肿。

没有一只新来的鲸鲨身有这样的伤痕,但只要在奥斯陆不到一周的时间就会有伤痕。同样发生在鲸鲨第一背鳍前边缘的白色伤疤,也是由于与喂食、参观的船体和支架发生接触造成的。

虽然有螺旋桨的船是不允许在奥斯陆的鲸鲨互动区出现的,但鲸鲨是无法分辨船有没有螺旋桨的,他们可能会尝试靠近有螺旋桨的船。一只叫Fermin的鲸鲨就曾在2012年被螺旋桨打伤面部和眼睛。

3. 迁徙

鲸鲨是巡游物种,迁徙的路径通常是跟随营养丰富的季节性聚合的浮游生物的路径。鲸鲨是众所周知的长途迁徙物种,他们会穿过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一只在菲律宾标记的鲸鲨就曾在台湾被发现!

在自然环境下,鲸鲨在奥斯陆出没通常只有60天。然而,因为渔民通过从其他地区进口食物喂食鲸鲨,造成他们目前更长久的留在奥斯陆而不到其他地区巡游。2013年留守奥斯陆最长记录是一只叫做憨豆先生的鲸鲨,它在奥斯陆停留了392天!

这种迁徙模式的改变会影响鲸鲨这个物种的前景,因为他们不巡游就无法完成交配。关于鲸鲨的繁殖人类了解的程度少之又少,任何对他们繁殖周期的负面影响都可能关乎这种物种的存亡。

4. 营养

除了繁殖问题以外,缺少迁徙也带来了另一个问题——鲸鲨不再跟着营养丰富的浮游生物群迁徙,而只食用人类喂食的饲料,这些饲料完全不能满足他们对均衡营养的需求。

奥斯陆鲸鲨的营养状况也非常值得质疑。在自然情况下,奥斯陆的浮游生物由许多不同种类的生物体组成,其中包含12种不同类型的浮游生物。当这些环境中原有的食物耗尽之后,渔民只能从临近的岛屿运来饲料用做替代。但这些饲料只包含大约5种不同种类的浮游生物。

这会导致许多问题,如:营养价值会随着储藏和运输发生损耗(一些饲料可能从400多公里以外运来);饲料的人为污染;由于捕获方式导致的种类单一。只要试想一下,天天只让你吃薯条的下场!

在奥斯陆,鲸鲨会花大量的时间“追逐”喂食船却得不到足够的营养;而他们本可以在一个浮游生物种类和数量都更多的地方觅食。

鲸鲨之所以浪费了大量的能量,是因为喂食者只是为了用食物让他们留在水面,不是把他们喂饱。

5. 野生才是遇见

在薄荷,你经常会听到有人兴奋的大喊:我看到鲸鲨啦!在我们Alona沙滩对开的薄荷海,其实是鲸鲨巡游的必经之地,简单的说,每天都有鲸鲨从我们门口路过。偶遇这种庞然大物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大家都开玩笑说,人品好的话鲸鲨还是很常见的。

你潜或不潜,大海就在那里,有涨有落;你来或不来,鲸鲨就在那里,不浮不沉。

[

奥斯陆喂养鲸鲨的起源

以前的渔民在使用微小浮游樱花虾 (sergestidshrimp,当地称为 uyap) 做鱼饵捕鱼时,鲸鲨会尝试把鱼饵吃掉。所以渔民尝试了各种方式,包括拿石头扔鲸鲨,想尽办法让鲸鲨走开。后来滩阿弯的渔民发现可以使用少许的樱花虾把鲸鲨从他们捕鱼范围引开。

有一天,一位韩国度假村的老板发现了这件事,就付钱让渔民把鲸鲨引到客人的面前。奥斯陆的鲸鲨喂养活动就这样开始了。2011年12月份,英国 Daily Mail 报刊登了西方所谓“环保摄影师”所拍的《奥斯陆男生骑鲸鲨》照后,滩阿弯小村的鲸鲨旅游业就炸开了。

起初,喂养和观赏鲸鲨的活动没有任何规划,鲸鲨和游客都经常被船撞到,场面非常混乱。结果几个月的讨论后,现在奥斯陆当局已推出一些管理政策,包括参与活动之前的介绍、新的收费标准、和游客的行为规定。

Physalus / LAMAVE

Physalus 是意大利注册的非营利组织;它们在2010年在菲律宾创始了Large Marine Vertebrates Research Institute, Philippines (LAMAVE) ,旨在通过与政府部门、非政府组织以及大学机构的合作,进行科学研究和提高环保意识。

LAMAVA在奥斯陆有研究基地,考察喂养旅游可能会怎么影响鲸鲨。他们也保管菲律宾鲸鲨辨识的数据库,从而学习更多关于她们分布、数量、和迁移习惯。

LAMAVE 希望通过研究和建议,能够协助菲律宾建立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的鲸鲨环保旅游管理政策。

Photos courtesy of Steve de Neef and Physalus / LAMAVE, unless otherwise credited.